在北京几个日夜的胡思乱想

耳旁传来方大同的歌声,手机上正在播放的是一首《红豆》,他的声音仿佛有种魔力,不由得陷了进去,生活像列车,开过人们的幸福,路过远处的山峦。
「背弃了理想,谁人都可以,哪怕有天只有你共我……」不知道是谁一声吼将这首歌唱了出来,站在水房得我不由得楞了一下,忽然又觉得拥有了力量,就像随风摇曳的芦苇又找到了依靠,我循着这声音望去,留下楼下是炎热的球场,雨便毫无征兆地下起来了。
2012年后,我再也没有去过南方。

感觉我活的可迷了,迷路的那种迷,总是找不到路在哪里,总是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走到了这里,也不知道为什么我遇到我以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他们她们仍旧会离我远去,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为何,活的稀里糊涂,就这么稀里糊涂地活到今天,就像执著于一个梦境一样,除非梦醒的那刻,否则决然不会意识到自己在做梦。
当下的日子愈来愈快地从我指尖溜走,使我再也抓不住,我也不知道,他人可曾找到了生命的意义,但这样不知所谓的生活,的的确确不是我要的。
也不知這篇文章是何時寫下的,如今的我已經一個人生活,一個人上班,不過吃飯卻和大家一起,不然真是太寂寞了,只是晚上的時間短暫的讓人不知所措。
睜開雙眼,又是全新的一天,或者又是上一天的重複。
這個年過的實在不怎麼樣,感覺時間愈來愈快,想要見的人只短短的見了一面,甚至有人還沒見上。
剛剛接到一個電話,這位室友要搬出去了,緣由是他女友來了,所以問我路由器用不用,鑰匙怎麼處理?我想了想也不知道怎麼處理這鑰匙,我想說隨便吧,可覺得這樣說太隨便,只是說,好那隨便放哪裡吧。
於是便這樣,我得一個人上下班,正好也過一過這樣的生活,層在學校說如果有機會我要一個人生活,遠離人群。
「……這只是你不成熟的想法罷了」
直到後來發現集體宿舍也沒有想象中的可怕,倒也輕鬆愉快的度過了整個大學,度過了在北京的一段時間。
就這樣經歷了見山是山到見山不是山的過渡,我仍舊喜歡一個人生活,(其實不知這話是否違心。)
可能就在昨天我看到一篇回答解決了我所有的煩惱,即全盤接受,一旦你接受了這種設定你將無所不能,哪怕再奇怪極端的情況,只要你接受這種設定,一切便會變得簡單,同時也有腦子去思考這其中的智慧。
我覺得這是十分實用的建議,人的煩惱主要來自不接受,不相信事情可以這樣,不接受自己其實很一般,不接受失敗,轉而得到更多的痛苦,這都是脫離實際的不切實際的幻想所致的不真實的痛覺,一旦你全盤接受,會驚奇的發覺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與其將精力放在無法後悔的事情上悔恨,不如接受現實,然後騰出腦子來止損,這才是應有的思維。
今天下班的很早,大约8点就已经走人了,这对我来说已经是很早,但还不想这么快回去,反正就我一人,然后随便转到了一家快餐店,点了一份排骨饭+冰镇可乐吃了起来。
昨晚回到寝室,室友已经搬走,留下的只有颓然的感觉,我将一切打扫干净,感觉视野又明亮了不少,但刚上来带的零食,却是在没有胃口吃,便躺在床上玩手机,我知道我的自言自语声在一个人的夜里听起来有些诡异。

已经是第二天,阳光透过窗户照在我的身上,暖洋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