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恸零一

人在北京

来北京已经差不多有半年时间了,当初来得时候斗志高昂,跟如今的萎靡不振形成了鲜明的对比,才是华灯初上,却困乏得不想说话,只想沉沉睡上一觉。
俩人刚呼哧呼哧地将一包又一包的行李搬到新的地方,刚刚安顿好,新的住宿条件比之前更差了些,信号一如既往的差,不过我已经习惯了。
最近找了好久的工作,都没有找到,我诚实的投那些「php实习生」的公司,人也诚实的拒绝了我,拒绝的理由各种各样,有说你不够丰富的,也有直接说你不行的,也有说你很好,可能以后会用到的……
看着这些信息的我走在人流穿行的街上,站在拥挤的地铁上,手机屏上一定倒映着我的脸,和一个人嘲弄,戏谑的神情。
我打算就蹲北京了,我不走了,我要留在这里,这里没有鲜花,每天半夜雾霾爆表,每天早晨人潮拥挤,每天暮气沉沉,不同的是穿梭在人群里的的人,忽明忽灭的心念。
那么,像我这般人,真的找不到工作了吗?
「……您可以来这边参与我们的岗前实训……」
伸手挂掉了来自培训公司的电话,又有数不清的简历被标记了数不清的「已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