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十五日两篇

关于喝酒这件事情上我的一些想法
人与人相处,能说的都是一两桩人情世故,能说的,都不是最深的孤独。
忘记是哪个台湾作家说的了,现在觉得是这样,自己太天真会给别人造成困扰,直到看到这文字才清楚,本来就是这样,你觉得痛苦,觉得寂寞,那只是你的感觉,别人不会也不想知道,你让别人知道,会给别人带来困扰,同时显得你极不成熟,当你冷静的时候会忽然发觉自己给别人造成了困扰,这是不对的,这肯定不对。

那负面的情绪总得有个合理的疏导吧,若没有合理的疏导,将想法压抑在心底会很压抑的,也就是说极有可能会在喝酒之后耍酒疯,虽然我不喜欢这个词,但说的就是一个人平时压抑内心不接纳自己的话,在酒精的作用下会变成一个不一样的人,倘若你这个人不说话乖乖的躺着没人说你什么,倘若是你要发表什么高见,做出什么奇怪的举动,便会被认为是借酒装疯,也就是我最不喜欢的词——耍酒疯。

于是在这种情况下耍酒疯者多半会挨打,即使不挨打也会让他人产生看法,这是必然的。

若在醉酒的情况下,判断力往往是不准确的,在酒醉状况下别人说「還能再喝嗎?」、「別睡,起來喝」或者是「我知道,你好好走」,都会认为你在借酒装疯的前提下故意说的,或是随意说的,这些都是在酒醉之后判断力受损的情况下无法正确作出判断的。

而我认为,这些情况自己理性上应该注意,避免给他人带来困扰,这是处于礼仪和尊重,也是对自己的尊重,只有尊重了自己,才不会做出一些疯狂的事情。

另外,不论出于何种情况,都要找准自己的定位,不逞强,便是自知之明。

这是我对喝酒这件事的一些看法,不妥之处,还望斧正。

关于亲情友情和爱情
首先说一些无关的话,像我这人很喜欢动不动就问「你覺得我是一個怎樣的人啊?」,现在基本上不会这么问了,之前自我感觉良好,想听听别人口中的我是如何,但更多的是我想听一些赞美之词,慢慢的自己也发现,我并不是那样的好,我有各种各样的问题,所有一切心中对自己的定义,都是幻像,而这些所谓的定义彻底扭曲了我这个人,在青海湖的相片中我的身影极不自然,我突然发觉同教室的人说出我从未听过的名句,看到数据结构试卷的时候一脸的茫然,以及在和舍友一起的时候显得那么附庸,我又从生活中发现了我自己,以及大一时候我的相片,头发长的,脸又小又干,表情不自然,看起来并不好。
有时候也会想,如果我是女生,我看到同我这般的人,我是会打心底厌恶的吧,自以为是,矫情造作,瘦得跟狗一样,浓浓的土味。
是吧,这只是自己一厢情愿的幻想,因为自己缺什么,就会幻想什么。

也是时候跟身边的人增强联络了。

「你若盛開,蝴蝶自來」
不论来的是蝴蝶还是蜜蜂,我只管开花就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