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明节,前夕

2016-04-02

整个一天都觉得很困倦,看了一下身后不知道刚才还在的舍友霍去了哪,突然想起他去隔壁某个宿舍扎金花去了。
昨晚在网吧包夜,一直到凌晨四点后蜷缩在椅子上睡着,一夜全玩游戏了,什么英雄联盟、使命召唤,想想也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上过网了,或者说,没有在网上说过话了,也没有写过代码了。
一直睡到中午2点才起床,起来后问一下都没人去吃饭,对铺的人不知道去哪儿了,建哥坐在凳子上打游戏,忽然发觉自己是起来最迟的人,便起床洗漱完毕后一人去吃饭。
在饭店里等待的时候,碰到了赵,他也是一个人来吃饭。
“你准备是签工作还是签培训公司?”
“不知道,还没想好”
“你呢?”
“没想好”
说到昨晚熬夜上网玩英雄联盟,他说到他也玩,玩了三年了。
食间,陳愛軍打来电话让我帮XX(一时间记不起他的名字了)把行李寄存到我们宿舍来,没一会儿电话响起,是定西的号码,我接上没反应过来以为是陳,对方说了两句后才发觉并不是,遂让他来天鹅湖,我在这儿等着他。
哦对,他叫吕。
职教同学,在职教的时候也没怎么跟他打过交道,准确来说是跟任何人都没怎么打过交道,除了少有的几个人,其他的人我甚至都不知道他们的名字。
我站在50路站牌,等了很久终于在天桥上看到有两个人拎着大小行李走了过来,我走了过去。
当我看到来人的时候,他还是同职教时的那般模样,他身后拎着行李箱的女生,我认识,又觉得面生,想了想,应该是认识的,只是当时没想起来她的名字,他们在职教时就在一起了,她叫王。
我问他:
“你这会儿还在念书吗?”
“实习了”
“在那?”
好像是西固附近的奥迪4s店,还不错的样子。
他女友正准备实习,要去XX县,听他说是学的水利工程,所以需要寄放行李。
看到他提的大大的行李,我突然感到担忧,这么大的行李是无法放在宿舍的吧,宿舍太小了。
他随我上了楼,我开了门,正在犯难,他说塞床底下,我一惊讶,不过也释然了。
随后他道别,我觉得我应该出去送一下他的,只是走到了楼道,看着他走了出去,我便回去了。
我们距离实习还有两个多月的时间,没想到他们已经实习了,想来是不限制实习时间的,随时便可以走,而我们必须要蹲到大三开始,最早也得是五月下旬才可以走,看得出大家都想趁早离开,我不知道我要去哪里,也不知我该去哪里,但奇怪的是我居然不那么焦虑。
晚上的时候群里的拓展林说到,有650的code,发了过来,我准备添加的时候才发现,我很难添加了,因为以前我用易语言写一个程序,手动生成sql代码,但是现在我必须尽量不使用易语言,我想了想,很难弄,想来想去还是没辙了,还是用易语言写了一个,但是其实可以用PHP写一个后台的,这是我的想法,但是这又涉及到界面,我并不会,这就涉及到学不学的问题,我懒,所以就不了了之了。
我不知道我是否真的喜欢编程这种东西。
但有时候会认真的想想,就会突然发觉,我除了干我擅长的事外真的就是一无所处了。
现在在半睡半醒之间敲着文字,觉得眼前一片空白,头脑也已变空白,音乐不知疲倦的叫嚷着,抓不住的时间在这白茫茫的空间里流逝,突然的,就停电了,除了屏幕的光亮以外,就是一片黑暗了,我正坐在这里,不悲不喜。

Tags: 日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