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

2014-07-06

昨晚,在我整理网盘文件的时候看到我写过的源码,我记得时间不长,大概有半年的样子,结果一看时间,竟然是一年前的。
打开源码一看后顿时觉得太幼稚了,很雷很雷,没想到这一年的时间就这么走过了,回想起来却发现印象并不深刻,甚至不记得自己在2013年到底在做什么,这一年又是怎么过来的呢?
http://music.163.com/#/song?id=477931
想起了那个阳光灿烂的下午,一个人骑车来到学校,有的同学在外面晒太阳,而我,呵呵,浑浑噩噩的过着一天又一天,那时候可以这么说,对未来也是分外迷惘的,身边的同学一个个学习都挺好,曾经跟我一般学习不行的都发奋起来,竟然觉得有些陌生?这是在去年,大概是在去年三四月的时候吧。这期间经历了太多,起初是合班,然后是换班主任,到后来班主任至少换了有7个了,我们班当时对学校来说是没辙的,就业班!后来就跟升学班合并了。
在职教的期间,我可以说没有什么朋友,这是我的问题,我不与他们交流,我比较依赖于某一位好友(我挺幼稚的),后来如你所见,他觉悟了,发奋要上兰石化,然后嗯。。刚开始进入职教的时候,我只有他一个朋友,在身边的,然后接触到了极少数的人,是在刚分班的时候,有个 坐在我身后,我转身一看,面生但有种很熟悉的感觉,但说不上哪里熟悉,后来他转班了,但大家还是成为了朋友。当时的就业班好像是有五十多人,自己当时也挺幼稚的,麻木度日根本不想未来,哎~
这个班上的人后来逐渐变少,在开学的时候更是很多人不来了,直到快合班的时候班上已经剩下不到20人了,教室里稀稀落落的,上课?还上什么课,上课睡倒一大片,下课教室也挺乱,作业大多数不交,在别人眼里,我们读的职教就是垃圾场.
合班以后,情况有所改善,因为我们被整合到了升学班,就要面临高考(三校生高考),同时也隐约明白了直接就业甚至不如直接出去打工,就这样学习稍微的步入了正规,我班的大多数都貌似醒悟了,发奋了。我还是他们眼里那个沉默寡言,上课睡觉的孩子。
后来听到消息,学校组织技能大赛,我比较擅长计算机方面的,而学校只有“图文混排”,我还是在不熟悉offic的情况下参加了比赛。至于为什么我还是清楚的,如果在学校组织的技能大赛胜出的话将会有机会代表县去市上参加比赛,高考加分。其实2012年的时候我就知道,但当时老师说就业班不能去市上,而现在我不能放弃了,多一份筹码是一份。
于是我凭借当时坑爹的offic技术和捉急的打字速度(当时学校打字快的人少之又少),再加上去年老师对我的良好映像,我完成制作、打字的时候已经快1个半小时了,即使这样我仍然得到了第一名,将在9月代表学校去市上参加比赛。
这时候是六月。
本地的六月其实并不是很热,每天的天气都很好,只是我并不享受。学校选拔了五名参赛选手,刚开始在机房练习图文混排、打字,利用课间时间和晚自习的时间,其实我是不上晚自习的,走读生。(其实不想上),但还是在晚自习的时候赶到学校。
我的几个朋友本来也同我一道是走读的,但在合班的时候就已经在学校住下来了,于是我又成了一个人在来去学校的路上,家里距学校有5公里的路程。记得那次晚自习结束已经9点半了,不仅天完全黑了而且还在下雨,当时我头脑一热还是骑上车走了。
后来接近比赛的时候,学校让我们在上课时间,不,应该是只要在学校就要出现在机房,这样练习。在机房里,练习是及其枯燥乏味的,老师闲了来机房转转甚至都不教我们offic(信息课的offic我们在playgame),这让人特无语。我们几个人忙里偷闲,有人用U盘拷来了GTA3,于是大家联起了机(学校断网)。但还是在练该死的word/excel/ccit。
后来居然开始了突破,我的打字速度从原来的43字/min到后来的70字/min,再到偶尔的80字/min。word也凑合能成。
又是瞬息之间,到了比赛的时候,比赛超长发挥,效果很好。
比赛结果在第二天在zf礼堂公布,还有文艺汇演。比赛结束当天晚上一起的几个抱了几箱酒,算是庆祝吧。虽然不知道情况,那天晚上我给那朋友打了电话,他貌似并不在意。那天晚上天上隐约几点星星闪烁,风凉凉的。
那天晚上喝的很尽兴,也认识了一朋友。很意外的,发现了一个亲戚,真的太巧了,他就在我们五个人之中。感谢他们这些天对我的照顾,很感谢!!
后来不出意外的得到了第一名,回到学校后,逐渐的并不是那么的迷惘了。
后来的得知高考在明年(2014),当时并不期望自己能上个怎样的学校,有学校读就已经很不错了。
教室里,我对我那朋友说“这假期里我准备好好的学,不浪费每一天……”,他只是笑,“能做到就好了,就是做不到”他对我很了解。
时光飞逝,在我还没明白过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到了2014年,3月。
3月得知除了高考还有一种方式,单独招生。
后来发生的事情让我明白不去改变结果就会朝着客观实际走(变得更糟糕),那次考试后忽然觉得生活好像变淡了,没有想象中的不舍与泪水,没有想象中的高兴,狂欢,一群人默默的从开始走到了最终,终于是走散了,在今年5月的时候,只留下一教室空荡,他们都去了哪里?远方,我去不了的远方。
5月,没有欢笑也没有泪水,正如那还未察觉到的阳光便早已落下山头,路的开始有一群人,走着走着就散了,淡了。
致我最在意的一位朋友:我永远在你身旁,不论时间有多冰冷。

再见,在职教的青春。

Tags: 日常